返回

柏舟画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章 伯虎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阳光温煦,微风习习,是个适合游玩的好天气,我在屋内给墨青留了封信,说是告假一日,若是当面跟她说,一则可能来不及,二则她是个太听玉姑娘的话的人,肯定不给我假,于是乎我便就先斩后奏了。

    周末真是个蛮不守约的人,我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他至少一个时辰,要再晚点儿,可能就要被墨青发现提溜回去背画论了。我要不是知道桔画苑的画师们出游作息都有严格的规定,出入也讲究着规矩,加上我对雨都人生地不熟的,我何必多此一举等着他来领我的啊!

    “一会儿跟在我后面,低下头,就说是跟我出去采买画具的。”他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让我跟在他的身后。

    我发现周末这个人啊,游手好闲得都没人不认识了,连门卫对他都是不屑一顾的:“表少爷,又来老一套,你能不能编个新鲜点儿的理由!”

    “今儿这是新师妹,给我点儿面子。”他小声磨道,还不停地使着眼色。

    “新师妹?入门考核还有一个多月,哪里来的新师妹?”门卫说罢就开始打量我,他一看我,我就不自主地也抬头看他了,随即他便大惊,“我认得她,她就是那灵都来的辛姑娘吧!”

    “有点儿眼力!”周末狡黠地思量了一下,随即顺水推舟地开始了,“知道这位辛姑娘吧,灵都来的,木白少爷亲自举荐的,不仅苑主重视,就连玉姑娘也很赏识的。”

    “这些日子我也有所耳闻,好像说是她来画苑画的第一幅画就已经挂画立院了,那水平可是不低啊!”他甚是惊叹道。

    “只是阿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我刚想解释两句,就被周末给堵了回去,“辛姑娘为人随和谦逊,这事都传你这儿来了,肯定是真的假的不了了的。”

    经周末这么一说,我感觉那门卫其实看我的眼睛都是带着光的,来自于这位汉子的仰慕我只想出去看看而已。

    “这不吗?也快入门考核了,我正好带阿茹出去看看,帮她积累一些灵感。”

    “要的要的,灵感尤为重要的,老是闷在屋子里,甭说画了,人也先闷上了。那你们快出去吧,我给你们留门,对了,早点儿回来,路上小心啊!”门卫还尤为热情地我们走老远了他还远远喊着,可能因为我走的是后门。

    桔画苑的后门正好朝向东边,径直向前先要经过西城乃至整个雨都最繁华的街巷——顾之巷,再绕个小树林——吴道林,便就能到东城最的核心处——鹤涧湖。

    顾之巷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其本呈现的是对称的棋盘状,最中央十字分开。两侧屋舍林立,各式各样的小店,脂粉店、裁缝铺、饭庄、酒楼、勾栏、古玩行数不胜数,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有多少店铺,几乎是每一边每走上五步左右就能看见一卖各种画具的店,一间间还都蛮气派,尤其内部装潢要么古朴典雅式讲究,要么豪奢富丽式养眼。我就站在街道中央大致扫了一眼,左右差距一衬,更将那些其他店铺衬得普普通通,毫无亮点了。

    “阿茹,来,快跟我进去瞧瞧。”周末兴致勃勃地在我耳畔喋喋不休了一路,不知是否又是一时兴起地拉着我就进了一家画铺。

    慌忙中我抬头只看了一眼匾额,上面写着飘逸的三个大字“伯虎斋”。

    里面地方不小,人流也还不少,来来往往男女老少皆有。大眼一扫,各式各样的画具琳琅满目,一方画笔,一方画纸,一方颜料,一方画帖,一方还挂有不少名画,每一处都有人,每一处的人都在不紧不慢地挑选着。

    我都还未曾先看东西,只顾观望着这些人,他们一个个神态专注,一方少说也得转上个一炷香,说笑言语间也决无旁骛一心在画。

    “阿茹,看看,有什么喜欢的,跟我说,哥哥我送你,就当是见面礼了。”周末大气地拍着胸膛,极其慷慨道。

    “无功不受禄啊!”我笑笑,开始着眼欣赏这些画具。

    “阿茹,我跟你说,这可是我们雨都最古老的一家画铺,里面全都是好东西,以往我们桔画苑为休习的学徒提供的画具可都是从这里采购的。”周末为我介绍道,还巴啦巴啦说了好多这家画铺的历史,就是我没怎么听进去。

    我大略看了看,这些画具确实都还是上乘,画笔上的纹路雕刻,颜料的香味以及混搭出的多种颜色,还有画纸的质量厚度,画板的木质材料······都是可以掂量出的,不轻,当然了价格也不便宜。

    我看中了一套舟荷样式的,画笔上的纹路是兰舟很细腻,画纸带有薄薄的清香很好闻,颜料调配得也很均匀,我问了下老板价钱,他一出手就先把周末吓得退了好几步。

    不知是否是他夸张了,他说:“我就是把不吃不喝三个月省下来的钱都还不够。”

    “三月不够四个月,四个月不够五个月,总能攒到的。老板,这套画具我预定了,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多宽限我一段时日?”我略带恳求地看向店主。

    “我这成套的画具找主人时而也就是投缘。”店主老先生模棱两可地说着,“若是能待到那时,自是姑娘的缘分。”

    “老头儿,这可是桔画苑新来的姑娘,苑主亲鉴过的哦!她能看上你该感到荣幸才对,这些钱虽不是什么小钱却也不是什么大钱的,也就桔画苑里随随便便一个白珞水平的画师一幅画的定金。”

    经由周末这么一说,老头儿顿时便就换了客客气气的语气:“那老朽就先把这套封存起来,等到他与姑娘的缘分定下了,再一分价钱一分货。”

    “那多谢了!”我微笑回道。

    “阿茹,你有多少存钱?”一出来周末就问了我这样一句话。

    “存钱?我没钱了!”

    “你初来乍到的,你家里都没给你点儿零用钱防身的吗?”

    “我···没有家了,也···没有家人了。”我轻声道,“不过没关系,还有希望的。表少爷,怎么可以赚钱啊?”。

    “赚钱?你过了桔画苑的入门考核便就无需在画具上费钱财,再过了混上等级了的话,那就是吃住不愁了,级别越高,自是会越富有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