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柏舟画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师姐画论均难怠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天后的同一时间,玉姑娘果真是如约而至。她来并不客套,二话不说就问了一句画论中的“何为画?依据其材料和表现手法可以细分成哪几类?”

    幸好昨日我看了这些,不然一定要是懵圈了,“画是用毛笔、水墨和颜料,依照长期形成的表现形式及艺术法则而创作出的绘画。”我断断续续地接了,其实我很不明白干嘛要记这些东西。

    “还有一问!”

    “依据……”好吧,我还没背完呢!“浣衣,”

    我刚出口,她就侧目瞥了我片刻,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目光该是在告诉我说是这个称呼不怎么合适。

    “玉姑娘。”我只得乖溜溜改过来,“背也是需要时间的,再说了你把大半本书都标红了,是不是多了点儿?”

    “记住了这些,以后每次的画论考核就都不用怕了!”

    “这好多本书,真背完要到何年何月去了啊?”

    “我进来的时候看了你的画。”

    我竖耳恭听。

    “你画得太过随心所欲了!”她就此一句,这清淡的语气让人挺捉摸不透的。

    “画画不就该随心所欲的吗?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跃然纸上的是自己脑海中真实涌现出来的,自己所喜的,想象明明是不受拘束的无形之物,为……”

    “诸人依靠画论做评赏论,等有朝一日你能成为画中论你再来说这些!”这揶揄的口气,一句话就把我堵得无话可说了,“在此之前,你还是得看得记得熟,我受周木白所托要留你在画苑,你若是也想留下,就依照我说的来。”

    “哦!”

    果真是因周木白啊!后闻流言说是玉姑娘从未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过,不仅自己隔三差五一有闲暇就来,还日日差来墨青,原因呢都是因为我画的那一幅周木白的画让她睹画思人了,我的画技因此又被她们提高了一个级别。

    那该是我在画殿最风光的时候了,整日门庭若市,我连入门考核都没过,不少小姑娘居然都还欲争当我的画辑。

    每一位画师只能有一个画辑,等级高的画师就可以收学徒,所谓学徒才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打杂的,并且学徒也是要归画辑所管的。

    终还是我小看了画辑这个身份,有些个画辑原本也是画师的,例如说杏雨就是个入门画师,玉姑娘的学徒兼并画辑墨青还是个白珞画师呢!

    来拜访我的有不少入门画师,也有尚未考核过的,还有好几个青璎级别的,她们一个个如狼似虎,弄得我好不自在。

    更有甚者那些个白珞或是金钿画师老是请我去观摩她们的画,我又不好推辞,也就去了。

    看第一幅还觉得有点儿意思,可是看多了,感觉他们一个个的画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幸好我不懂什么规矩,据说一般有等级的画师会请差不多等级的画师前去观摩他认为尚好的画,一则有种试探的意味,一则还带有挑衅的味道,他们主要看你对他们画的赏评,而后有些会意了的就会回请,一来二去可以多个回合,就像一场暗自较量的擂台赛。

    介于这些日子都忙着去看画了,画论也就搁置下了,每次一回来都要挨得墨青一阵用心良苦的规劝:“阿茹,你以后啊,别理会她们了,你都不着急的吗?玉姑娘可是都很为你操心的,这眼看着一月都过去了,你这才记了几页。”

    其实那时候我心里就开始厌弃了画论那玩意,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束缚了画师们的手脚,画出来的画只是手画的,约定俗成的,终究是缺乏着某种东西的。

    后来墨青直接把我请到了玉姑娘的院落,不让那些外人来叨扰我,整**着我背那些长篇大论的画论,说是等到了时候定可以派上用场,她们甚至是玉姑娘都是这样过来的。

    我也不能辜负她们的一片好意,只得硬把这些玩意情愿不情愿地往脑袋里塞。

    有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同墨青道:“画论只占了一小部分,重点还是画的啊!不如让玉姑娘或是你教我,咱们直接动手吧!”

    “这……不是啊,阿茹,这些都还是最基本的,画画是要在这个基础之上的。”

    “会用就行了啊!又不是诗文要去说个所以然来。玉姑娘说你画画该是不乏耐心和信心以及韧劲,可就是有些不服理!”

    “不服理?”

    “快背吧,今日玉姑娘回来得早要检查的!”

    “玉姑娘早出晚归的去了哪里啊?”

    “写生啊!咱们雨都的美景可很是不少的,玉姑娘现已经是先生了,推不掉地要带几个画师出去采采生,写写意的。”

    “采生,写意,我想去这个!”

    “啊这……这我可做不了主,你得问玉姑娘了!”

    我一开口,玉姑娘就一口回绝了我:“不休习画论,出去就是闹笑话的。”

    是夜,我很是落寞地回来了,猛一看,果然画师级别不同,连住的院落也很是不同的,回顾自己这个破败院落,还是玉姑娘的好啊!

    “阿茹!”几日来纷纷同女孩儿们打着交道,也很久未曾听过男声了,这一声叫得我好想周木白。

    “你怎么进来的?”我定睛看了看,这人是——周末,要不是近来没怎么在桔画苑见过其他男的,怕是要忘了他的。

    “翻墙啊!”他指了指扬眉笑道,“一直都想来看你的,不想排不上号,今儿终于让我逮了个空!”

    “有事吗?”我略显疲倦地问了句。

    “你明儿有空吗?你初来雨都还没好好看看的吧,我就想着带你四处走一走,看一看的。”

    “好主意啊!”我眼皮子一抖擞,甚感大喜,早就想四处看看了,这个周木白长大的地方该是就不止一个桔画苑的。我已有些不及待地说道,“那可以去西城的吗?听说西城还有街头画师。”

    “可以啊!当然可以了!”他很爽快地应下了,“那说好了,我明儿一早就来接你!”。

    “嗯嗯!”我兴奋地点了点头,激动得半宿未眠,下半宿还做了好多梦,满满都是周木白给我讲述的雨都的事情,虽说桔画苑也是蛮大的,我除了自己这个破败的小院和玉姑娘的院所外也没怎么好好逛过,可能周木白提及雨都零零星星地较多,桔画苑好似并不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