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温舒潼霍彦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39章 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的不同之处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十分坦荡的笑了一下,紧接着把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继续开口道:“我走之前向他发誓,我一定会出人头地回来接他的,跟着我爸爸出去之后,我才知道,他来不是要带我走的,而是来求助的。”

    “不对,或者说他连求助都不是,只是要把我推进火坑里面,要让我替他顶罪。”

    “他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更不是正大光明的人物,而是一直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脏事。”

    “那些钱也不是他寄过来的,他压根就不记得外面还有我这一个私生子,只是东窗事发的时候才想起有我这么一个棋子。”

    “那些钱是我母亲在当地跟人做交易赚来的,当然了,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她的利益链太复杂了,所以她不走,因为钱比我重要的多。”

    温舒潼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想要摧毁掉一个人很简单,就是直接摧毁掉他童年里面所有对于美好的幻想。

    把一个孩子的美妙想法全部都击碎,这样就能够从灵魂深处直接将他揭穿。

    大部分的孩子在童年时候就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基本上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听到他大概介绍完背景之后,脑海中就该想如何如何有针对性的治定治疗方针了。

    可现在的温舒潼几乎丧失了自己的专业性,脑海中一片混乱,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能够填补他这世界原来饱受摧残的心。

    像这样经历重大变故的孩子,虽然童年时候不缺吃穿,看似比贫困的孩子要好的多,实际上也并不怎么样。

    “千万别想着该如何同情我,我最讨厌被那样的目光看着,我还没有那么的脆弱。”死神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心中的想法,当即就截断了冒出来的苗头,“等我说完。”

    温舒潼迅速地点头,认真的开口道:“嗯,我在听,你继续说。”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成为一只替罪羊,便跟着他一块出去,后来才知道他在被警察追杀,他将我推了出去,自己偷偷的跑了。”

    温舒潼:“……”这种当爹的死一千次都不为过,居然有如此畜生之人。

    “我的腿就是在被迫替他打掩护的时候,受了伤,落下的残疾,膝盖上的伤很严重,所以没有办法走太长时间的路,站起来也会勉强。”

    他勾起唇苍白冷漠的笑了一下,“说起来真的很好笑,那些一路追过来的警察,把我当成了他的同伙。”

    “不管怎么说,你终究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会这么……”温舒潼一时都想不出来该如何的表达了。

    “像他这样刀口舔血的人,做过各种各样没有底线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因为我的身份心疼我?”

    “他逃跑了,我腿受了伤走不了就被警察带走关押了起来。”

    “我刚才也跟你说过,那里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国家,法律制度非常的野蛮,我可以说是受尽了苦难,腿上的伤一开始并不算特别的严重,其实如果只要治疗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在那里经历了半年多的折磨,已经把骨头给耗坏了,所以基本上没什么可能了。”

    “半年之后他们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也没有办法再强留我,于是就把我给送了回去。”

    “但我依然不是自由的,他们拿我当嫌疑人对待,无时无刻都在守着我。”

    “直到八年之后,我父亲的事情再一次被人调查起来,证明了他才是真正的嫌疑人,我才恢复了自由身。”

    “当然了,那半年的时间我也没闲着,自己整天窝在房间里面研究小玩意儿,这个轮椅就是那个时候我给钻研出来的,是不是很不错?”

    他最后一句话是带着笑问的,可温舒潼的心脏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轻轻扎了一下似的。

    一个年幼的小朋友满心欢喜的等待着父亲去接自己,可是却等来了一个恶魔,毁掉了他的后半生,让他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这种恨没有办法恨,但却永远也无法原谅的事情,真的是刻在心里面的疮疤。

    “不好意思,本来我应该心情平静的听你讲完这些话,但是抱歉,我实在是有些做不到,我可能……”

    温舒潼的尾音微微地颤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她迅速的抹了下眼眶。

    遮了下自己发红的眼睛,和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

    没想到到了这么多年的心理咨询师了,还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掉眼泪,恐怕给别人听来,都会觉得她好笑的很。

    “斯”并没有觉得他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温舒潼的情绪,平静下来。

    而死神的心中却是惊涛骇浪,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这故事应该来说,他并不是完全假编的,而是结合自己的实际经历。

    但是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永远也没有感同身受,谁也不会体会到他曾经所经历的绝望和痛苦。

    但温舒潼的反应却让他有些震惊,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的不同之处。

    等待着温舒潼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之后,他又继续开口道:“我自由了之后,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去质问我的母亲,明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还要放我走?我甚至可以说,我那个时候起了杀心,因为我的一生都毁了。”

    “可是我回去之后却得到了消息,她跟当地人做生意的事情被人暴露了出去,然后被挂上了不守妇徳的罪名,用石刑活生生砸死了。”

    温舒潼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一下子被悬了顶上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石刑?”

    她简直不敢相信,在现代社会他有机会听到这个词。

    对于之前的她来说,这些都是在古代的小说里面才有机会听到的,其实跟天方夜谭没什么区别。

    面前的人镇定的点了点头,跟她确认:“对你没有听错,就是石刑,她就那样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