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拼命装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傅明衡x蒋青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

    熙熙攘攘的人群。

    学校礼堂内挤满了学生, 清一色穿着白色的校服衬衫, 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儿和彼此的同伴聊着天,百无聊赖地等待着开学典礼的开始。

    “听说了吗?这次上台演讲的学生代表是傅明衡学长诶。”

    “我听人说他好像是要被学校保送去潼大, 真的太厉害了吧。”

    “是啊, 像这种成绩和家世都那么好的人……真的太让人羡慕了。”

    傅明衡?

    对于刚念高一的蒋青许来说,这是个生疏的名字。

    但或许是因为“保送”这个词太过光辉,让她不由地好奇抬头, 从台侧试图寻找到能和这个名字对上号的身影。

    但还没看一会儿,她便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有些犯蠢。

    连人都不知道长什么样,怎么可能找得到?

    蒋青许笑了声, 正准备转头, 一个身影却突然闯进了余光里。

    男生懒洋洋地靠在舞台侧,抱着手臂,偏头看向舞台上忙着布置现场的工作人员。

    偶尔有些人会停下步子同他打招呼,男生便会抬起眼睫,抿唇,礼貌性露出个标准而又恰到好处的微笑, 但笑容却很浅,似乎压根不达眼底。

    非常出挑的气质。

    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条, 狭长的眼形下漆黑而又深沉的瞳仁,细碎干净的黑色短发, 高挺的鼻梁。

    是所有青春期女生憧憬的样子。

    蒋青许虽然从没见过傅明衡,但心里却隐隐约约有股预感。

    一定就是他了。

    果然,当主持人念出“傅明衡”这三个字时, 那男生动了。

    他迈步上台,抬手稍理了一下衣领,收起刚才脸上那略带着些散漫地笑,站在了演讲台上。

    下一秒,唇角一弯。

    如沐春风的笑容和温柔的嗓音。

    和刚才那带着几分懒散的少年判若两人。

    蒋青许抬头望他。

    仅仅只是一秒,两人的视线有轻微的碰撞。

    不知道为什么,她下意识地闪躲挪开,心脏宛若小鹿在怦怦跳动。

    许久之后,她才深吸一口气,悄悄地抬眼,重新朝着傅明衡的方向望去。

    他早就没在看自己。

    和意料中的一模一样。

    蒋青许知道。

    自己憧憬着傅明衡。

    也憧憬着成为他这样的人。

    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在充满着青春气息的校园中,憧憬是最不缺少的东西。

    就像傅明衡站在演讲台上朝下望的时候,或许多女生怀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情。

    但傅明衡却从没有把视线寄放在谁的身上。

    青春的憧憬并不是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蒋青许明白这些。

    2.

    蒋青许其实算是个成绩挺不错的学生。

    潼高是可以选择住校或者走读的,蒋青许的家里学校挺远,所以就选择了住宿。

    放学后的大多数时间,她都会留在图书馆,一直呆到差不多闭馆才会回去。

    和傅明衡第一次对话,是在某个周五的晚上。

    那个时候蒋青许正在图书馆找书,目光扫了一大排,最终锁定在书架的最上方。

    她踮起脚,伸手去够,一连跳了几下,却连书的边缘都没碰着。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啧”。

    蒋青许还没来得及回头,下一秒就被笼罩在黑色的阴影下。

    接着,一道带着些低哑的声音传来:“这本吗?”

    蒋青许反应了会儿,然后才点了点头:“嗯,对。”

    男生将书拿下来,看了眼封皮,然后低笑了声:“百年孤独?这种书看起来会很吃力的。”

    蒋青许转过身,一抬头,看清那男生的脸时,却陡然愣住。

    是傅明衡。

    他现在的样子,好像同记忆中上台演讲时的样子不太一样。

    头发有些凌乱,衣领的扣子也松开一颗,校服随意地披在身上,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的,带点痞气。

    “我脸上有东西?”傅明衡摸了下自己的鼻尖,懒洋洋地问了句。

    “没。”蒋青许回过神,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觉得有些发烫,“我就随便看看,之前听歌时候看到一句话,挺喜欢的,查了之后才发现出自这里。”

    “马孔多在下雨?”傅明衡没一点停顿的接过话,语气里含着笑,“是这句?”

    “你怎么知道?”蒋青许错愕。

    “嗯,小姑娘都喜欢这些。”傅明衡怂了下肩,然后将书递到蒋青许面前,昂了昂下巴,“去看吧。”

    蒋青许接过书,抬头看了眼转身准备走的傅明衡,一咬牙,喊了句:“谢谢学长。”

    傅明衡步子一顿,回头,揉着头发漫不经心道:“也不用谢,稍微小声点就行——”

    说完,大拇指点了下一旁的座位:“我刚睡觉被你吵醒了。”

    非常直白。

    蒋青许立刻明白是因为刚才自己拿书的时候动静太大,于是低头道歉:“对不起。”

    “也没事。”傅明衡靠着桌边,打了哈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半个小时之后麻烦你喊我起来吧,图书馆里,也不好定闹铃。”

    蒋青许一愣,然后点头:“好。”

    放学后的一个小时。

    是夕阳最好看的时候。

    图书馆的巨大落地窗,更是让如火烧般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照了进来,向来看上去冰冷的图书馆内,仿佛因为这道光线而带了些暖意。

    蒋青许没能静下心看书。

    她总会忍不住撑起下巴,偷偷去看趴在对面睡觉的傅明衡。

    暖色的光线下,那如刀削般的棱角仿佛都变得柔和。

    而就在这时,傅明衡有感应似的皱了下眉,然后将眼帘一掀。

    两人的视线正好碰撞在一块。

    蒋青许慌忙躲闪,却听见那带着几分调侃般慵懒地笑意传来:“学妹,怎么又在看我呢。”

    3.

    原本以为,傅明衡只是一个遥不可及,让人憧憬的学长。

    但是在图书馆那件事之后,原本没有任何联系的两个人,突然就有了交集。

    自从那以后,蒋青许每次来到图书馆,都会有些刻意地去遇见傅明衡的那个位置。

    大多数时候,傅明衡都在哪。

    他虽然走读生,但看上去不喜欢在放学后立刻回家,都会在图书馆内小睡一会儿,等天差不多快黑了再走。

    至于原因,蒋青许从来没问过。

    因为两人的关系差不多也仅仅止步于,帮忙喊他起来的一个,比陌生人稍微熟悉一点的校友而已。

    傅明衡甚至从来没有问过蒋青许的名字。

    但这对她来说,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暗恋往往都是这样的,一腔热情,然后无疾而终。

    但至少在靠近喜欢人的时候,心里全是欢喜。

    有一天,蒋青许还是照常去图书馆的老位置。

    不过傅明衡没来。

    其实这也挺正常,因为他好像也不是天天来这里。

    于是蒋青许拿出作业本,准备写完数学作业再回宿舍。

    学校第二次分班之后,她被分进了重点班,随之而来作业难度也硬生生拔高了一个等级。

    其实数学对蒋青许来说,是比较苦手的一门学科。

    所以一通作业坐下来,让她觉得有些吃力。

    而就在这时,一只胳膊突然从背后撑在了自己的面前,骨节分明的食指轻轻点了点作业题目上的例图,然后用指尖划了下线:“辅助线换在这里试试。”

    熟悉的声音,以及校服上淡淡的薄荷香,让蒋青许的瞳孔突地一缩。

    片刻后,她才稍稍反应过来,按照傅明衡指的地方,添了一条辅助线。

    蒋青许其实挺聪明,一点就通,看完辅助线之后,便已经豁然开朗。

    傅明衡笑着直起身:“还挺聪明。”

    被喜欢的人夸奖,是种没办法形容出的感觉。

    但在心里会下意识地把那句夸奖的话反复无数遍,每一次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觉得欢欣和愉悦。

    傅明衡打着哈欠走到老位置坐下:“还是麻烦你,等会喊我起来咯?”

    蒋青许点头:“好。”

    许多时候的年轻人,在嗅到了那么点快乐和暧昧之后,就会变得义无反顾。

    然后越来越贪心。

    偶尔,蒋青许也会自作多情地觉得自己或许变得特殊,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可能,站在他的身边。

    在无数个辗转反侧之后,临近期末。

    傅明衡也要毕业。

    在四月份左右的时候,蒋青许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去图书馆找到傅明衡。

    然后同他告白。

    那天下了雨。

    在蒋青许撑伞路过教学楼的时候,却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傅明衡。

    他撑着一把伞,站在教学楼门口,没动,看上去似乎在等人。

    蒋青许想了又想,准备上前打招呼,如果氛围合适,或许还能顺便……告个白?

    然而她才迈出一步,就听见一个轻快的女声——

    “我来啦!”

    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子从教学楼里跑出来,钻进傅明衡的伞下,仰起一张脸:“我们走吧?”

    蒋青许步子一顿,目送着两人并肩远去。

    傅明衡撑着伞,会下意识地往女孩的方向偏了偏伞身。

    一个高挑沉稳,一个较小活泼。

    居然看上去,还十分般配。

    蒋青许有些难过,她转身,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有眼泪。

    但却感觉如鲠在喉,胸前一阵阵堵得发闷。

    也是。

    这就是无疾而终的暗恋。

    任何一点火花,都会自作多情似的燎原。

    然后到头来,才会发现,好像自己对于傅明衡而言,从来没有特殊过。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蒋青许觉得自己有一点很好。

    看得开,断得快,也容易放弃。

    她放弃了傅明衡。

    再也没去过图书馆的那个位置。

    只是有时候,她会会试着想想。

    傅明衡会不会也会好奇,那个经常坐在这个位置的小姑娘,为什么再也没出现了呢?

    4.

    高考结束。

    蒋青许去了潼大。

    这个选择是结合各方面考虑做出来的决定。

    潼大是国内名列前茅的顶尖大学,而且还在本地,各方各面都比较方便,自己的分数也有搏一搏的可能。

    这么想着,蒋青许把潼大放在了第一志愿。

    然后,顺利获得了录取通知书。

    她知道傅明衡也在这。

    当年被保送的消息,可是在学校门口的公告栏用庆祝公告挂了好久。

    更何况,像傅明衡这样的人,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熠熠生辉的存在。

    蒋青许大一进校那年,傅明衡大三。

    他拿着父母给的启动资金,自己创业,也已经小有成就,赚回来的钱早就够还那部分启动资金不说,甚至还能给自己再买几套房。

    两人的距离果然是越来越远了呢。

    “我听说青许你高中和傅明衡学长是一样的哎,你们认识吗?”

    “我们不熟。”

    蒋青许那时候是这么笑着回答道的。

    这的确是真话。

    不带任何私人感情的真话。

    在大一上班学期末时,蒋青许所在的部门聚了一次餐。

    聚餐的时候有人带了个其它部门的学长,叫做陈子卓。

    陈子卓一进门的时候,就听见KTV包间里传来起哄声,接着就有人拉着他把他按在蒋青许身边坐下,你一眼我一语的开着玩笑。

    陈子卓喜欢蒋青许,并不是个秘密。

    他家里有些小钱,追起女生又高调,送出手的东西也大方,基本上部门内大半人都被他收买。

    这次聚餐,也是有意撮合。

    蒋青许对陈子卓并不感兴趣,但几次明确的拒绝之后,发现依然无济于事。

    今天这场聚会,她并不想扫人兴,但却也不喜欢这种赶鸭子上架般的撮合,于是在喝了几杯酒之后,便找了借口准备离开。

    虽然大家看上去不大高兴,但是人要走,强留也不行。

    在客套几句之后,蒋青许离开。

    为了提前离场,她喝了不少酒,头也有点发昏,时不时还有些反胃。

    她去洗手间洗手漱了下口,等那股副作用下去不少之后,才直起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身后突然被人环住,接着一股带着浓烈酒气的气息覆盖了上来,炽热的手指紧紧握住她的腰。

    陈子卓喝得有些多,说话有些大舌头,含糊不清道:“我都追你这么久了,再这么装清高可就没意思了啊。”

    恶心。

    一股强烈地恶心感涌了上来,让蒋青许浑身上下宛若火烧一般,全是排斥。

    她猛地转身,伸手试图推开陈子卓,语气也带上了些怒意:“麻烦你自重!”

    但这种喝得大醉并且自我感觉良好的纨绔,恐怕是一点也不知道自重两个字。

    仿佛还当做是情趣和刺激似的,双手箍得更紧,脸上也带着些嬉皮笑脸,双颊泛红地说这些不着调地话:“干什么啊,你要是拒绝,还来这场聚会干什么?不知道是我组局吗?”

    蒋青许还真不知道。

    或许是部门的人大多不知情,知情的也是向着陈子卓这个家里有钱有势的学长,所以将蒋青许瞒得死死的。

    想到这,她情绪有些不太好,火气涌了上来。

    来自于很多方面。

    对陈子卓,对部门那伙还没踏上社会,官僚气息就学的有模有样的学生,也对自己。

    而就在这时,陈子卓的后领突然被人揪住。

    下一秒,他便被硬生生地扯开,整个人跌跌撞撞地朝后趔趄了几步。

    陈子卓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发火,便被人一脚踢在腹部,一下子栽倒在地上,捧着肚子吃痛地呻.吟着。

    蒋青许扶着洗手台,一只手按着自己发闷的胸口,抬起头。

    然后,一眼望见傅明衡的侧脸。

    就好像与许多年轻,自己第一次见到傅明衡时的印象相互交叠。

    依旧是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条,狭长的眼形下漆黑而又深沉的瞳仁,但眼神里,好像比少年的时候,更加沉稳和深刻了不少。

    紧抿薄唇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带着股戾气。

    傅明衡看着陈子卓,唇角一松,冷淡地吐出一个字:“滚。”

    陈子卓酒醒了大半,正准备骂人,但看清傅明衡的脸时,所有的话都梗在了喉咙里。

    虽然是纨绔,但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可以惹,他还是十分清楚的。

    在陈子卓走后,傅明衡才转过身,垂眼看着面前的蒋青许,半晌后,开口问:“没事吧?”

    似乎是因为没立刻得到回复,他又将语气放缓,用询问的语调,喊道:“蒋青许?”

    蒋青许一愣。

    傅明衡知道自己的名字。

    *

    你真的不喜欢那个人了吗?

    你真的觉得贯穿了整个青春时期的爱恋,是不去想不去记,就可以轻而易举放弃的吗?

    时间只能让一切回忆变浅变淡。

    但是只有再次重逢的那一刻,才会知道,以前那些洒脱和坦然,全都是放屁。

    “带身份证了吗?”傅明衡问完,又解释道,“这个点学校已经门禁,你回去的话会被记名。我记得潼大最近好像严查晚归,你又是学干,会被严格批评的。”

    蒋青许披着件外套。

    是傅知焕的。

    夜里比白天要冷,聚会时候穿的裙子,在外头走一遭之后才发现根本遮不住风。

    她听见傅明衡的问话,摇了摇头:“没,今天本来没有意外的话,准备按时回寝的。”

    傅明衡停步,转头看她一眼,然后淡声道:“去我家?”

    他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搬出来一个人住。

    傅明衡的家里很干净。

    东西并不多,但布置却很得体,明明只是学校附近一栋普普通通的居民楼,却硬生生设计出了几分高级公寓的感觉。

    “卧室在那。”傅明衡从柜子里翻出串钥匙,抛向蒋青许,然后双手插兜,散漫道:“放心,这是那间卧室唯一的钥匙,睡觉时候不放心的话把房门锁上就好。”

    “那你呢。”

    “我家沙发还挺大,而且今晚有文件处理,恐怕会通宵。”

    傅明衡卧室的阳台,和客厅的阳台,只隔着一堵墙。

    蒋青许睡不着,于是起了身,走到阳台准备吹风。

    夜风带着恰到好处的凉意,却吹不熄心底那点死灰复燃的情愫,反而助长着那捧火越烧越旺。

    她没办法否认,自己是喜欢傅明衡的。

    再一次的相逢,英雄救美的情节,好像往后的人生,会因为这件事有些交集。

    蒋青许早过了自作多情的年纪,但她却知道,这对于一个暗恋者来说,是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

    但她却没半点高兴。

    反而,有些难受。

    为什么会难受呢?

    她转身靠着墙,胳膊搭在阳台的栏杆上,闭着眼,若有所思。

    而就在这时,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声音。

    是傅明衡在打电话。

    听上去好像是工作的事。

    他正在用熟练的语气说着蒋青许完全不懂的工作术语,语调得体,措辞得当,是不是提出几个生僻的英文词汇。

    明明大学还没毕业,但好像已经和熟练与职场中的精英没什么区别。

    这么说起来,傅明衡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呢。

    一个电话挂断后,傅明衡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阿律?”

    “嗯,我知道。”

    “有什么好见面的?我才二十,没必要这么早就给我安排什么相亲对象。”

    “嗯,这些天辛苦你了。”

    通话结束,那头传来门推拉的声音,然后归为平静。

    傅明衡应该已经进去了吧。

    蒋青许睁开眼,转身,双手搭在栏杆上,望着外面淹没了整个城市的夜色。

    岁月温柔而又漫长。

    她突然知道自己在耿耿于怀什么。

    就好像今天,在面对陈子卓嚣张态度时自己的无助,以及部门内那群人起哄时的无计可施。

    这些事情都在告诉蒋青许,她不够强大。

    无论是那道解不开的数学题,还是今天晚上所面临的困境。

    为什么自己一直是那个,需要别人帮助的人呢?

    就好像明明只隔着一道墙,傅明衡已经能熟练地处理着一个公司的业务,并且还能做到井井有条,而自己却还对自己的未来毫无头绪。

    蒋青许的确暗恋着傅明衡。

    但比起那些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自尊。

    她不想仅仅只是憧憬着傅明衡。

    她想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同他并肩。

    对于蒋青许而言,在这些事情面前,少女情愫的喜欢,算不上什么。

    *

    因为大一聚会时那件事,整个学校都有关于蒋青许和傅明衡的风言风语,还有人猜测,两个人肯定早已经在一起。

    但其实并不是。

    虽然那件事之后,蒋青许的确和傅明衡交换了联系方式,但两人之间的交流却很少,只有几句简单的客套。

    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两人从未重逢时候的远点。

    不过流言却早已越烧越旺。

    甚至传出了“蒋青许被钦定为傅家儿媳”这样荒谬的传闻。

    每天都会有好奇的人偷偷询问道蒋青许的课表,来偷看这位传闻中的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子。

    蒋青许没被这些影响。

    终于,在下半学年,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加上通过了数门资格考试之后,被推荐出国留学。

    飞机起飞的那天,从未联系过的傅明衡发来一条消息。

    只有两个字——

    “恭喜。”

    蒋青许突然就有些想哭。

    马上,傅明衡就要毕业。

    几年的光景过去,或许自己回来的时候,他也早已成家。

    但她知道,如果自己留下来,即使真的能够留在傅明衡身边,也永远是只躲在他羽翼下的小鸟。

    如果这样,蒋青许才会后悔一辈子。

    她爱这个少年,憧憬这个少年,从来没有变过。

    就好像在大一的时候,她看着傅明衡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进行演讲。

    然而在蒋青许大三那年,同样的开学典礼上,她也成为了优秀学生代表,走到了傅明衡曾经去过的位置。

    有些事情从来不会改变。

    蒋青许知道,自己更想要的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6 14:30:10~2020-02-26 19:17: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香菜榴莲糖 5瓶;百毒不侵的无敌女汉子 3瓶;果茶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