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安第一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第三世番外4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上门提亲==

    冷月悬空,雪意潇潇。

    长安城人流如潮, 捱肩擦背吗, 男女老少, 计以千外, 众人看烟花、猜灯谜、观百戏。

    丝竹声不断,鱼龙戏连排, 万千灯盏, 纵横交错。

    随钰在望楼背手而立, 侧目对几个壮士道:“看着那三位姑娘没?”

    壮士道:“世子吩咐便是!”

    随钰道:“等一会儿南边的戏台开唱了,你们趁乱把最右边那个,带到佛寺廊下来。”

    壮士道:“主子,这娘子身后带了不少侍女,万一有会功夫的, 咱们当众截人,恐会把京兆府的人招来。”

    “不会。”随钰见沈谣与姐妹笑的正开怀,缓缓道:“她知道是我找她。”

    说罢,他将身上的玉牌摘了下来。

    *******

    月满冰轮,灯烧陆海, 人踏春阳。

    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往戏台那边走, 几个壮汉忽然冲入人群。

    五大三粗的腰板, 在沈谣周围来回移动, 她看着玉佩一步步倒退, 转过一个街角, 突然不知从哪伸出一只手, 攥住了她的手腕。

    随钰将她拖到了佛寺廊下,抵在墙上,“二姑娘不妨给我一句痛快话。”

    沈谣淡淡道:“世子是何意?”

    随钰看着她道:“沈谣!”

    沈谣佯装肚子疼,推了推他道:“我肚子疼,世子让让。”

    随钰没让,低声道:“装病装摔,你最是拿手。”

    沈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装病装摔?

    她肯定是不认的。

    须臾,随钰握了握拳,低声道:“放榜之后,我正式上门提亲,你可愿意?”

    沈谣抬起步子往前迈,道:“我该走了。”

    随钰的胸膛起伏不定,再度捉住了她的手腕,将人拽回到自己怀中,低头便吻了下去。

    沈谣心里一颤,眼睛越来越大。

    起初只是唇贴着唇,轻轻的、柔柔的,可渐渐,随钰用了力,他用舌尖试探般地探入她的唇瓣,沈谣微微张开唇,湿-糯滑腻的触感瞬间传过四肢百骸。

    清香甜蜜的呼吸来回交缠,两人心跳快过了外面的击鼓声。

    七魂六魄都不知飞到了何处去。

    随钰死死地钳着她,沈谣去拍他的肩膀。明明两个人都是第一回,可男人在这种事上总是无师自通,他环着沈谣的腰,亲了又亲,啃了又啃,就跟没明天了一般。

    沈谣的口脂早就让他吃干净了,她哼唧了好几声,随钰才抬了头。

    “二姑娘是不是吃糖了?”随钰低声笑。

    沈谣红着脸,埋怨道:“我口脂都花了......”

    随钰牵起她的手,情不自禁又抱住了她,“谣谣。”

    沈谣红着脸。

    他用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又唤:“谣谣。”

    沈谣轻飘飘地推他的胸口一下,气息无比虚弱道:“你干嘛呀......”

    随钰又笑,“四月、四月就放榜了。”

    沈谣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踮起脚,在他耳畔道:“愿小钰哥蟾宫折桂。”

    随钰掐着她的腰就给人抱了起来。

    沈谣道:“你放我下来。”

    随钰道:“不放。”

    沈谣威胁他道:“那我可喊人了啊。”

    随钰道:“你喊,你扯破喉咙都没用......”

    可沈谣多皮啊,他话还没说完,她开口就喊,“救命!救命啊!”

    随钰吓得将她放下。

    对上她狡黠的目光,又恨恨地咬住了她的唇,他闭上眼,慢慢碾磨,用力吸-吮,手一点点在从她的腰往上走。

    紧接着,触到了一片柔软,他一把握住。

    沈谣浑身一僵,直接咬破了他的唇。

    随钰瞬间松开了手,理智回拢,“谣谣,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谣瞪着他指节分明的五根手指,骂道:“登徒子。”

    沈谣这一口可是不轻,随钰的唇直接流了血,他抬手摸了一下,指腹皆红。

    啧。

    沈谣转身要走。

    随钰伸手拦住了她,道:“谣谣,不然你再打我两下。”

    沈谣眼睛瞪的圆圆的,她忽然觉得平日那个清贵的只可远观的小钰哥,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然而小姑娘嘴边被他咬的乱七八糟,以至于连生气都没了气势。

    随钰深吸一口气道:“成亲之前,不会了。”

    又补了一句,“我保证。”

    沈谣轻哼一声,夺门而出,随钰没敢拦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未几,有些懊恼地扶住了额头。

    *********

    片刻之后,沈谣回到了街上,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到了正在用京兆尹说着话的沈姌身后,她手持一把蒲扇,挡住了嘴道:“阿姐,我回来了。”

    “谣谣!你怎么在这!”

    见着了人,沈姌忙对郑京兆道:“原是虚惊一场,那就不劳烦大人了。”

    郑京兆笑道:“无妨,无妨,人找到了就行。”

    沈姌给她拉倒一旁,沈谣转移话题,“甄儿呢?”

    “我出来找你,她上马车了。”沈姌眯了眯眼睛,又道:“扇子拿开。”

    沈谣将蒲扇移开,抿住唇。

    沈姌看着她死死抿住的唇,道:“方才去哪了!?”

    沈谣不出声。

    “去见谁了?”

    沈谣声如蚊蝇,“阿姐别生气。”

    就在这时,沈姌看到不远处迎面走来几个男子,镇国公府世子陆宴、鲁国公家的小公子鲁岫、宣平侯世子随钰......随钰的目光简直定在了沈谣身上。

    鲁岫笑他:“小钰哥瞧谁呢?哪家的姑娘?”

    沈姌道:“随佑安?嗯?”

    沈谣立马回头。

    两人尴尬对视,随后一齐去看,这一年上元的花灯。

    两颗心,心跳如雷。

    *******

    一个口脂全花,一个嘴边带血。

    沈姌看着这两个,气的长呼一口气。

    沈姌带着沈谣往车马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道:“若是再有......”

    沈谣拉住沈姌的手,急急打断,“绝对没有下回,绝对不让阿姐担心。”

    蹬上马车,沈甄探头道:“二姐姐方才去哪了?”

    求生欲使然,沈谣不答反问,“甄儿,你手里的平安灯自己做的?”

    “也不知是谁挂在马车上的。”沈甄拿出花灯一转,给沈姌和沈谣看,“容暻是谁?”

    沈谣道:“不认识啊。”

    沈姌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沈甄道:“大姐也不认识?”

    沈姌得体地笑了一下,“我怎会认识?”

    **********

    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天刚蒙蒙亮,沈谣翻身坐起,趿鞋下地,披头散发地出现在沈姌窗前。

    她推了推沈姌的胳膊。

    沈姌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便是一身白衣,似鬼一样的沈谣,“你作甚?”

    沈谣道:“阿姐,我听闻今日放榜,你不想去看看吗?”

    沈姌坐起来,“这才几时?”

    沈谣道:“我好奇,阿姐也知道我心里藏不住事,我居然梦见我去参加科考了。”

    沈姌拍了拍她的手道:“谣谣,现在坊门都没开,早一会儿知道,晚一会儿知道,都是一样的。”

    沈谣拽住了又要躺下的沈姌,默数了几个数,须臾,外面突然响起了镗镗的鼓声,她笑道:“阿姐,坊门开了。”

    沈姌深呼了一口气,她真是服了。

    沈姌被她拽出了府。

    晋朝历来的放榜地点都是礼部南边的院子,停稳,两人下了马车。

    眼下不过黎明时分,周围就已经站满了人。

    沈姌看着人多就头疼,低声道:“谣谣,阿姐在这儿等你,你自己去看吧。”

    “我指尖冰凉,心脏要出来了,阿姐陪我。”沈谣拉着她的手,朝乌泱泱的人群中走去。

    片刻后,礼部的官吏拿着榜文缓缓走来,万千学子呼吸一窒。

    榜文缓缓展开,贴到了墙上。

    沈谣不敢从头看,便从最后一名开始倒着看,心跳加快,名字一个一个地过,看到最上面的时候,她张嘴都发不出声音,好半晌,她才磕磕绊绊道:“阿、阿姐,你快看啊!”

    沈姌应声抬头。

    这一看,美眸瞪圆,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好似,还踩到了一个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