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宠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9章 询问前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629章 询问前后

    第二天,母女两人马上出发去金国。

    泽兰觉得不要透露妈妈的身份,她以皇后之尊到访金国的话,会让人误以为是为了那册后的事。

    那么引起的议论就会更大。

    元卿凌也同意泽兰的话,反正她穿着都十分简单,一点都不像北唐的皇后。

    至于景天那边,他如果看出来了,就让他别说破。

    母女两人施行异能,很快就抵达了梁州。

    泽兰这一次没隐瞒自己的身份,直奔到了皇宫,透露了身份说要求见皇帝。

    宫卫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不敢怠慢,立马带着她们进宫去。

    景天得知泽兰来,快速把朝事议完,便往光明殿去见她。

    进殿门的时候,他眼里只有泽兰,激动得很,快步进去看着泽兰,眼底都是欢喜,“你来了。”

    “嗯,我找你有事。”泽兰站起来,福了个身,“给你引见一个人,这位我的长辈。”

    景天这才看到元卿凌,那欢喜的眼神几乎是顷刻收敛,变得拘谨恭顺,回头把宫人全部遣走,门关上之后,才对元卿凌施大礼,“见过北唐皇后!”

    他调查泽兰很久,北唐皇帝和皇后的画像早就传到他这边,所以,虽没见过真人,却深深记得他们的长相。

    元卿凌也没意外他会认出,认真地打量了他一番,长相很俊美,眉目温润中,有隐隐的帝王霸气,元卿凌道:“不必多礼,坐下来说话。”

    “是!”景天很紧张,又躬身,“您先坐。”

    元卿凌先坐下来之后,他才慢慢地入座,飞快地看了泽兰一眼。

    他没想过皇后会来,他以为顶多是给一封书信斥责。

    但他们如此重视,是好事。

    他心里迅速做好准备,如果皇后问罪,他请求她的原谅,然后再解释。

    所以,他坐下来之后,就慢慢地沉了一口气,等着元卿凌的发问。

    元卿凌也看着他,正色道:“皇帝,我这一次来找你,是有事要问你,你请如实地告诉我,半点都不能隐瞒。”

    景天危坐正襟,双手正规地放在膝盖上,腰挺直,头颅抬起,“是,您问。”

    他以为皇后是要问册封……

    泽兰为后的事,因而显得特别紧张。

    但皇后压根不是问这事,道:“我听泽兰说过,你懂得御水之术,你是怎么懂得的?”

    景天一怔,“您说的是控水成冰吗?”

    “控水成冰?嗯,也算是,你只会控水成冰吗?”

    “控水成冰随意可成,但您说的御水……我不是很懂得。”

    元卿凌错愕,“你的意思,你不是可以通过意念控制水的活动,只能通过意念让水的形态发生改变?”

    景天看了泽兰一眼,有些不解,泽兰解释道,“我阿娘的意思,是说你只能让水变成冰,但不能驱使水的运动,例如你让宫中的湖水忽然飞到某个地方灌溉之类的。”

    景天明白了,道:“控制水的话,有些难度,总是失灵,但是如果让水变成冰,哪怕是整个湖水结冰,把冰化作武器,我都可以。”

    就好比之前得知泽兰的院子被烧,他就用了控水成冰的能力,把水化作武器袭向镇国王。

    元卿凌蹙眉,这点倒是和老五不一样,在现代的时候去海边,老五甚至可以号令海水,至于成冰的话,不知道行不行。

    但按说他这里才是冰虫子的发源地,他对于水的掌控能力要比老五更好才是,怎么相反呢?

    元卿凌端起旁边的茶水,“那如果只是这一杯水,你能让它溢出来吗?”

    景天点头,“只是一杯水的话,肯定是可以的。”

    他意念一动,茶杯里的水缓缓地从杯口溢出,溢出的速度是很平均的,可见控制得很好。

    “也就是说,外头的湖水,你就很难掌控是吗?”元卿凌放下茶杯,再问道。

    “偶尔可以,但若是成冰的话,就很容易。”景天如实告知。

    元卿凌问道:“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的?”

    景天道:“从四五岁开始便有了,但为什么会有,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年纪小,不大记得发生过什么事。”

    “那你可有生过一场大病,或者说,有什么奇遇之类的,就好比遇到本事特别大的人。”

    景天想了想,“奇遇倒是没有,至于生病,我听奶娘说我年少的时候曾经生过一场大病,还差点死了。”

    元卿凌眸色一紧,“那你是生了……

    这场大病之后,才有了这个御水……控水成冰的能力吗?”

    景天道:“我不是很确定到底是生病前还是生病之后,才有这个能力的,但估计就是那前前后后的日子里。”

    元卿凌问道:“你介意我抽一点你的血吗?不会很多。”

    景天很大方,“来人,取匕首和碗过来。”

    元卿凌笑着道:“不用,我有抽血的用具,你同意就行。”

    景天哦了一声,瞧着她转身出去,没一会儿提着一个药箱的东西进来。

    取出一些他瞧不明白的东西,以一根绳子勒住他的手腕上方,以针扎进他的皮肤,马上就看到有血流向那管子里头了。

    她抽了三管之后,拔出了针,道:“谢谢,有结果的话,我会叫泽兰通知你。”

    “皇后为何对我这个控水成冰的能力如此感兴趣?”景天问道。

    元卿凌心底叹气,谁让你书信里传了冰虫子给老五?想不感兴趣都不行了。

    “我对有异能的人都特别感兴趣。”元卿凌只能这么说。

    景天笑得眉目弯弯,“那我很荣幸的。”

    以前总觉得这本事很怪异,毕竟旁人没有,就他一个人有,很另类,但没想到却能让泽兰母亲感兴趣,他顿时觉得这技能太好了。

    采血之后,元卿凌还细细地问了一些他发病前后的事,或者问问金国是否有像他那样的人,他以前住在哪里,去过什么地方,元卿凌都问得十分详细。

    景天绞尽脑汁,把她问的而自己知道的,全部告知。

    这一次谈话,得出了一些信息,他小时候住在以前的都城,因体弱,养在金国的一座庙宇里,那庙宇位于金国的圣山,一年七八个月积雪,圣山里有一个天湖,湖水却从不结冰,他酷爱在湖边玩耍。

    他大概记得,就是在圣山得病的。

    但到底是得病之后才有这技能还是得病之前就有,他记不清楚,当年负责照顾他的人,也都死在了镇国王手中。

    问得差不多,元卿凌和泽兰便离宫去了,景天也没过多挽留,怕太热情吓着她们。

    母女两人离宫之后,打算驱车离开,却见一人倏然闪出,喊了一声,“博士!”

    元卿凌抬起头,便听得泽兰惊喜地道:“师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