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佔有姜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2章  三思而后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嘉定此时并不知道,一句‘我爸’,带来的后续威力有多大,秦佔憋着要让冯家在夜城消失,免得给他添堵,元宝挂了电话就让人去找冯家,‘可怜’冯家短短时间内接待了两批人。</p>

    秦家先理,派的是整个服装行业里没人不认识的老板,坐在邓琼面前开门见山,生意要是想做,那就好好做,要是不想做,直说,别搞这些弯弯绕绕。</p>

    邓琼心惊肉跳,表面强装镇定,嘴里满口答应。</p>

    另一边,有人来医院‘探望’冯启尧,直接把他从梦里叫醒,冯启尧迷迷糊糊,看到病床边坐着个男人,男人睨着他,表情说不上关切还是挑衅:“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猛。”</p>

    冯启尧晃神儿五秒,视线才逐渐清明,白猛谁不知道,尤其在夜城,但凡沾点儿道上的都知道,白猛是佟昊的人,而佟昊,是乔家人。</p>

    冯启尧曾在饭店里,跟白猛有过对脸而过的经历,因此他知道眼前的就是白猛本人,视线从清明到紧张,冯启尧小心的问:“有什么事儿吗?”</p>

    白猛问:“董妍认识吗?”</p>

    冯启尧心里咯噔一沉:“……认识。”</p>

    白猛:“你们什么关系?”</p>

    冯启尧脑子瞬间就清亮了,迟疑片刻,出声回道:“以前认识,算是朋友,现在没什么关系。”</p>

    白猛点头:“没什么关系……没关系就好,听董妍说你住院,替她过来看看你。”</p>

    冯启尧躺在病床上,浑身紧绷,感觉自己就像躺在砧板上的鱼肉,他还并不知道邓琼跟董妍见过面,记忆停留在长宁医院里,慌到不行,冯启尧口是心非的说了句:“谢谢。”</p>

    白猛问:“谢她还是谢我?”</p>

    冯启尧神情肉眼可见的紧张,一眨不眨的回:“谢谢你们。”</p>

    白猛斜坐在床边,扭身睨着冯启尧的脸,有些不高兴的说:“我真替董妍来气,遇到你这么个浑身上下只有长得像个男人的人,谢谢,你谢她什么?谢她这些年一直在物质补偿你,还是谢她扛了所有黑锅,让你干干净净的做人?”</p>

    冯启尧脸色瞬间煞白,白猛眼底满是鄙视:“要不是她拦着,我早就想来看你了,你要缺钱缺女人,自己出去卖就好了,一举两得,怎么这么喜欢欺负体面人呢?”</p>

    白猛一边说,一边伸手拍打冯启尧的脸,冯启尧一动不动,脸色白一阵红一阵。</p>

    白猛说完收回手,想拿桌上的纸巾擦擦手,手一抬,吓得冯启尧偏过头,白猛见状,嗤了一声:“就这胆儿,你还敢吓唬别人?”</p>

    冯启尧在认出白猛的瞬间,心就沉到谷底,这会儿也没什么好嘴硬的,直截了当的说:“我不会再去找她。”</p>

    白猛突然脸色一变:“只有你不找就算了吗?你妈,你七大姑八大姨,我头一次听说恋爱谈不成,全家欺负人的,今天我把话给你撂在这儿,往后董妍掉一根头发,我就给你剃成秃子,她要是磕碰到一点儿,我就送你一辆轮椅,跟你妈说,本就时日不多的人,没必要再拉别人垫背,给自己积点儿德,她不活你也不活了吗?”</p>

    冯启尧脸色煞白的回:“我不知道我妈去找她。”</p>

    白猛:“那你现在知道了,我不管你家还有多少人,多少直系亲属,多少八杆子打不到的亲戚,总之董妍有事儿,我就记在你头上,别说你们全家搬走,别走,就跟夜城待着,不然搞得我欺负你们一样,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就在我眼皮子下面待着,我盯着你。”</p>

    邓琼来医院看冯启尧时,白猛已经走了,冯启尧睁着眼睛出神,像是魂儿都没在身上,邓琼坐在床边,把之前谁来找过她的事儿说了,劝冯启尧别再对董妍死缠烂打。</p>

    冯启尧没看邓琼,不冷不热的说:“你是不是去找董妍了?”</p>

    他也没想等邓琼的答案,自顾道:“刚才乔家人来过,警告我们全家离董妍远一点儿。”</p>

    邓琼表情大变,“你确定是乔家人?”</p>

    冯启尧面无表情的说:“果篮他们送的。”</p>

    邓琼这才注意到床头柜上的果篮,乍看跟水果店里的包装一模一样,可仔细一瞧,里面都是梨,北方老话儿,探病不送梨,这是摆明了‘劝离’。</p>

    母子二人皆是沉默,良久,邓琼道:“算了算了,本来我也想劝你别再找她了,更何况现在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连乔家都来人了,你要再执迷不悟就是上赶着找死。”</p>

    冯启尧也不是傻子:“她要有这么大本事,不会等到今天才用,我得罪的不是她。”</p>

    邓琼发愁,蹙眉若有所思:“她喜欢的不是你,心都不在你这儿,你还跟人争什么争。”</p>

    秦嘉定从董妍那离开,直接回了夜大,寝室黑着灯,董泽不在,他知道董泽跟荣昊他们在一起,董泽也并不知道董妍住院,可他仍旧不爽,就像上次无意间碰到董妍一个人在诊所里看病,按道理不知者不怪,可是知道的呢?</p>

    秦嘉定去浴室里洗澡,闭上眼睛,画面停留在彭凡出现的第一秒,彭凡满脸的紧张藏不住,他会旁若无人的说:这不担心你嘛。</p>

    担心。</p>

    秦嘉定突然发觉,他也在担心董妍,主要怪董泽没心没肺,探望都赶不上热乎气,如果董泽去医院看董妍,他也好正大光明的跟着去。</p>

    怪不得董妍,甚至怪不了彭凡,秦嘉定果断把错推到董泽身上,怎么当人弟弟的,合着吃香喝辣是他,吃苦受罪就是董妍?凭什么?</p>

    越想越气,秦嘉定从浴室出来,头发都没擦干,拿起手机给董泽打了个电话。</p>

    董泽接通:“喂?”</p>

    秦嘉定听到里面传来游戏固有的敲击键盘声,沉着脸,说了两个字:“回来。”</p>

    董泽意外:“怎么了?”</p>

    秦嘉定:“回来再说。”</p>

    他兀自挂断,有片刻后悔,不该一时冲动的,可仔细一想,后个屁的悔,他早就该这么做。</p>

    </p>

    </p>

    </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